<bdo id="8hypk"></bdo>
    <i id="8hypk"><sub id="8hypk"><pre id="8hypk"></pre></sub></i>
    <u id="8hypk"></u>

    <video id="8hypk"><input id="8hypk"><p id="8hypk"></p></input></video>
    <i id="8hypk"></i><sub id="8hypk"><tr id="8hypk"><samp id="8hypk"></samp></tr></sub>
    九成網友贊成恢復五一長假
    發表時間: 2012-10-19來源:

     

      理想依然很浪漫,現實的確很骨感

      由于今年中秋國慶假期長達8天,且有高速公路免費政策等利好因素的影響,使得“史上最火爆”黃金周出現幾乎沒有懸念。“十一”長假從出行人數到旅游收入都達到近年來新高。然而,因為出行人數陡增造成了高速公路擁堵、旅游景區人滿為患的情況也最嚴重。

      最夸張的消息是,“史上最吃苦耐勞的動物——駱駝”,在“十一”黃金周里活活被累死了。此次黃金周,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有1000峰駱駝專業服務游客,每天從早晨5點半到天黑馬不停蹄,一峰駱駝一天可以送7個客人,但還是不能滿足景區每天近8000名游客選擇這個旅游項目的需要,因此,連續兩天出現駱駝因勞累致死。這條新聞成了黃金周景區人滿為患的一個縮影。

      在今年無論是高速公路還是景區景點都特別擁堵的現象之下,黃金周矛盾更是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大量游客奔赴各大旅游景點,多條高速出現擁堵,酒店、環衛等配套服務應接不暇,讓這個長假變得話題十足。面對大量的出游人群,不少游客吐槽:自己的黃金周變成“疲勞周”、“怨氣周”甚至“醫院周”。

      但讓大家出行變得如此“不堪”的黃金周被人詬病,反而掀起最熱烈討論的是——恢復“五一”黃金周。譬如此前在微博上曾發起過“是否贊成恢復‘五一’長假”的投票,結果完全一邊倒,近90%的網友選擇“贊成”。其實,自從2008年取消“五一”長假之后,爭論就沒中斷過。

      節后有媒體報道說,針對今年“十一”黃金周出現的問題,全國假日辦建議加快推進帶薪休假制度落實,適時啟動我國黃金周假日旅行機制研究。在不增加原有法定節假日的前提下,可通過協調和騰挪其他假期和周末,對“五一”假期進行調整并適度延長,形成多個假期窗口期,讓群眾有靈活的出游時間選擇。

      上一條消息剛剛挑動了大家的興奮神經,全國假日辦很快就在國家旅游局官方網站發表關于《全國假日辦未就五一假期調整發表意見》,稱全國假日辦以及其工作人員從未就“五一假期調整并適度延長”發表過意見,并明確指出網絡轉載的《全國假日辦建議對五一假期調整并適度延長》文章中,涉及“五一”假期的內容嚴重失實。

      2007年11月,國家發改委正式取消“五一”黃金周的7天長假,增加清明、端午、中秋3個傳統法定假日。取消“五一”黃金周,也是由于其各種負面效應,2005年,北京市統計局的一項調查顯示,78.1%的北京市民不愿在黃金周出行,理由是“節日期間人多擁擠,不能達到旅游放松的效果,還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之后有“兩會”代表和政協委員提議取消黃金周。2006年,以蔡繼明為負責人的清華大學假日制度改革課題組認為,“黃金周”制度該功成身退。

      很多人贊成恢復“五一”長假,并不是在以前的黃金周出行中有美好的記憶,而是基于一個更現實的考量,“如果不是全國人民都放假的時候,很多人根本休不了假。”北京的李女士說,“長假最好是增加到4個,每季度一個,尤其應該在暑期增加。孩子都放暑假了,家長卻沒有假,很難安排帶孩子出去旅游,增長見識。”

      但與公眾一邊倒的支持相比,以清華大學教授蔡繼明為代表的“反對派”,則堅持認為“恢復‘五一’長假是改革倒退”。其實“反對派”的聲音十分理性謹慎:以往有“五一”黃金周和“十一”黃金周并駕齊驅,不還是長假出游人數成災嗎?這種“全國人民統一出游”的方式,不僅將耗盡交通、旅游資源,讓休閑質量直線下降,還將帶來繁多的交通事故和安全隱患。同時,“反對派”在反對恢復“五一”長假的同時,也呼吁應將出行模式調整為帶薪休假,更有人建議對非節假日出游實行優惠。

      10月3日,蔡繼明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說,他并未改變自己“取消黃金周”的態度。他堅持認為,黃金周是“被放假”。他說,應該錯開放假,增加人們自由選擇休假的時間,“這個改革的方向,我覺得應該堅持,不應該退回去。”而此觀點被央視主持人白巖松當場質疑,白巖松認為其“理想依然很浪漫,但現實的確很骨感”,“沒有帶薪休假,反而是‘五一’長假沒了”。

      帶薪休假制度早在1995年就已經寫進了《勞動法》,2008年,又有了《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但事實上,職工帶薪休假制度這些年并沒有如愿得到推廣。由于沒有嚴格的處罰措施和明晰的處罰標準,職工帶薪休假制度在實際操作中大打折扣,基本只在機關和事業單位得到執行,很多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都沒有很好地貫徹施行。根據2011年10月《小康》雜志中國全面小康研究中心發布的“職場人休閑滿意度”調查。有21.8%的受訪者雖然符合享受條件,但從沒享受過帶薪休假;另外有26.3%的受訪者“偶爾享受”帶薪休假,而每年享受帶薪休假的人只占三成。

      目前,由國家旅游局牽頭擬定的《國民旅游休閑綱要》已經上報國務院,等待最終批復。其中的核心內容便是對“帶薪休假”制度的政策保障和落實。這也是該綱要最受關注的部分。

      “黃金周的集中出游實際上是一種理性選擇。為什么這么說呢?判斷一個行為是否理性有兩個標準:是否知情和是否自愿。”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劉思敏表示,黃金周已經存在10多年了,大眾傳媒時代黃金周會擁堵,地球人都知道;其次,大家在黃金周出游不是被迫的,不是迫于親情、民俗等因素,完全是自愿的。平時不能帶薪休假,春節要回老家,中長途旅游的愿望如果不是在長假實現,什么時候才能實現?“而且對比一下,每年出游人數都在增加,去年去了故宮的,難道不是比今年再去要聰明嗎?不要以為老百姓都是傻子只有專家聰明。他們也是經過盤算的,這是種無奈的選擇。”

      “就算是集中長假有1000條缺點,但對我來說它至少是個假期,取消了就什么都沒了。”在北京一家醫院工作的趙女士說,“就像柳宗元寫的那個捕蛇人一樣,冒死亡威脅也不要去交賦稅。不能說因為集中假期有各種不愉快,就取消這個假期,我愿意有這個假期。好和不好是一回事,有和沒有是另一回事。”(記者 鄢光哲)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精品一级毛片A久久久久_亚洲av综合av一区_天天操夜夜操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