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8hypk"></bdo>
    <i id="8hypk"><sub id="8hypk"><pre id="8hypk"></pre></sub></i>
    <u id="8hypk"></u>

    <video id="8hypk"><input id="8hypk"><p id="8hypk"></p></input></video>
    <i id="8hypk"></i><sub id="8hypk"><tr id="8hypk"><samp id="8hypk"></samp></tr></sub>
    探訪張學良臺灣故居
    發表時間: 2010-09-12來源:

        歷史書上赫赫有名的“少帥”張學良,卻在臺灣默默無聞地住了近半個世紀。大陸游客赴臺后,促成了張學良故居的重建。不過,早已物人兩非。這棟故居大約只有腳下土地、附近吊橋和頭頂藍天,確曾出現在“少帥”寂寞時光。

    新竹張學良故居前的銅像。

      記者 孫立極攝

      重巒疊嶂,草木蔥蘢,一棟約150平方米的日式黑瓦平房,散發著新居落成的木香——2008年12月底,“西安事變”72周年紀念日,位于臺灣新竹縣五峰鄉清泉部落的張學良故居隆重揭幕。

      張學良1936年發動“西安事變”,改變中國歷史進程,這位被周恩來稱為“千古功臣”的“少帥”,從此被軟禁。1946年,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從重慶被轉送到臺灣。此后,近半個世紀的時間里,他在新竹、高雄、臺北輾轉遷徙。其中1946年至1957年,張學良在新竹縣五峰鄉度過了最艱難的山中歲月。

      張學良舊居已在1963年被臺風沖毀。這棟故居是新竹縣政府等相關單位斥巨資重建的,前新竹縣長鄭永金對媒體表示,縣府希望借著張學良故居,每年吸引2萬到3萬大陸游客。當時五峰鄉游客一年只有約3000人。

      對大陸人來說,張學良的招牌當然有吸引力,不過,這棟故居能否完成使命,卻很難說。為了重現當年的生活,新竹縣府不但在院中為張學良與趙一荻(即趙四小姐)立了兩尊銅像,還特意將40多年前栽在清泉派出所門前的兩株桂花樹移種過來。然而,原建沖毀,舊物難尋,藤椅、茶桌、縫紉機等陳設均為仿制,甚至房屋的位置都有所不同——原址位于河道行水區,重建選擇了地勢較高的地方。這棟故居,大約只有腳下土地、附近吊橋和頭頂藍天,確曾出現在“少帥”寂寞時光。

      這也難怪,張學良在此居住的十幾年,一直是位神秘人物。故居揭幕的時候,一些當地人趕來看熱鬧。當年的清泉派出所所長之子趙正貴說,他還是小學生時見過張學良。他印象中,張學良愛散步,喜歡和人聊天,不過,當時他的監管人員不允許他和外界接觸。有一次,張學良散步時走進當地的“彈子(臺球)房”,和人聊天,第二天便被看守人員申斥。據資料介紹,五峰鄉清泉部落四周群山環繞,僅有一條隧道與外界聯系。即使在這樣荒僻之地,張學良身邊除了陪伴他的趙一荻、傭人吳媽,還有60余名監管人員及家屬。張學良與趙一荻,未經批準不能走出院子,外出拍照也需憲兵跟隨。

      張學良侄女張閭蘅、張閭芝姐妹,為新竹縣府提供了500多張珍貴照片,可以讓游客管窺當年的生活。照片中,曾經身著戎裝、英姿勃勃的“少帥”,只是一位種菜、澆花、讀書,穿著自制布衣,面容和藹的老人;而出身富家的趙一荻養雞、縫衣,雖然有時也身著優雅旗袍,卻難掩離群索居的落寞和無奈。一張攝于1950年的照片,歡樂中透著苦澀——在露天籃球場上,席開8桌,張學良、趙一荻和看守人員及家屬大聚餐。介紹說,性喜熱鬧的張學良,在這種場合,總會拿出朋友相贈的洋酒,讓大家“開開洋葷”。監管者與被監管者,在隔絕荒僻的環境下,有一種不合常理的親近。

      生活清苦孤寂,還要被迫書寫懺悔錄,在清泉的這段日子,張學良身心俱疲。1957年,他離開新竹遷往高雄時,眼疾嚴重到不能讀書的程度。1960年,張學良又被遷往臺北,并獲準在北投買地建屋。其間,張學良曾在臺北的幽雅招待所短暫居住。如今,北投張學良居住了30年的私邸沒有開放,更名為“禪園”景觀餐廳的幽雅招待所,則以張學良舊居的身份對外攬客。

      不過,到禪園追蹤“少帥”遺跡更要失望了。這棟沿山坡修建的日式建筑,留下的只有名字。餐廳名“漢卿廳”,餐點也圍繞“少帥”故事命名。例如開胃茶“玫瑰普洱茶”,隱喻張學良與趙一荻相濡以沫的戀情,因為普洱象征“少帥”的溫和穩重,玫瑰比喻趙四小姐的似水柔情;再例如“開懷金鳳盞”,以面粉炸制的盞形外殼,象征禁錮“少帥”的牢籠,雞肉則引喻為鳳,希望“少帥”展翅高飛、逃離藩籬……種種精制菜名,很獨出心裁,也很穿鑿附會。唯有墻上一首張學良的打油詩,還保留了“少帥”風味:“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盡英雄。我雖是非英雄漢,惟有好色似英雄。”

      1991年,張學良終于獲得自由,耄耋二老離臺赴美。張學良曾說,“我的事情只到36歲,以后就沒有了……上帝給我的生命就是這些。”在臺灣的日子,是他一生淋漓畫卷的無奈留白。1990年,張學良曾為東北大學校友會撰寫刊詞:“不怕死,不愛錢,丈夫決不受人憐,頂天立地男兒漢,磊落光明度余年。”歷經半個多世紀的幽閉歲月,“少帥”爽朗坦蕩不改。

    晚年的張學良與趙四小姐

      在香港度過童年生活后,趙四隨父親來到了天津,就讀于天津浙江小學和中西女子中學,取英文名字Edith,一荻是譯音,因此,又名趙一荻。除此之外,她還有兩個名字:趙媞和趙多加。趙多加是她晚年篤信基督教后取的教名。在她晚年所寫的證道小冊子中所使用的都是趙多加之名。

      趙四聞名遐邇,自然與張學良有關。如果不是因為她與張學良那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恐怕沒有多少人會知道趙四小姐是何許人也。趙四曾就讀的天津中西女子中學是當時一所著名的貴族學校,很多達官顯貴家的小姐都在這個學校讀書。在這些粉紅黛綠的名門閨秀中,趙四學習認真,每次考試總是名列前茅。加之性情溫和,從不與別人爭吵,頗受同學、老師喜歡。她興趣廣泛,愛好騎馬、打網球、游泳、開車、跳舞等等,而她最大的嗜好就是讀書,尤其對新文學作品特別偏愛。

    晚年的趙四小姐與張學良

      然而,趙四并非如人們傳言中的那樣美貌絕倫、傾國傾城,在女郎中論長相只能屬于中上等。但她身材頎長,體態婀娜,再加上氣質和風度絕佳,愛打扮也會打扮,因而能在眾多的佳麗中脫穎而出,為人所矚。因此,天津的《北洋畫報》還曾把她的玉照上了封面。

    蔡公館一舞傾心

      1927年一個春光明媚的日子,一個傳說了半個多世紀的動人愛情故事在天津蔡公館拉開了序幕。

      20世紀20年代的天津,是僅次于上海的中國第二大城市。這里有英、法、德、日等外國列強的租界,有五座外國教堂,七個洋人俱樂部,八個網球俱樂部和一個寬大的跑馬場。當然,天津還有一個赫赫有名的蔡公館。蔡公館的主人叫蔡少基,也就是后來張家三公子張學曾的岳丈。此人在清末民初曾擔任過北洋大學總辦、天津海關道臺,家資富有,又屬洋派,常常在家中舉辦舞會,放映電影,使蔡公館成為當時天津頗有名氣的上流社會交際場所。天性風流、喜好玩樂的張學良自然不會錯過這樣一個好去處,很快就成為蔡公館的???。

      對于這樣一處社交場所,喜愛跳舞的趙四小姐也是神往已久。但對于只有16歲的她來說,還未到正式進入社交圈的年齡,故一直未能如愿。這天晚上,當得知姐姐們又要前往蔡公館,趙四軟磨硬泡,一定要去湊湊熱鬧,無奈,姐姐們只好帶她同行。

    張學良在美國過百歲生日

      在那些著意修飾、濃妝艷抹、花枝招展的太太小姐們中間,正值豆蔻、不施粉黛的趙四小姐顯得格外超凡脫俗,吸引了諸多青年才俊的目光,爭先恐后邀其共舞。但趙四卻一反常態,先后婉拒了多次邀請,只是靜靜地坐在大廳的一角,一邊品茶,一邊觀看舞者,仿佛在刻意等待著誰的到來。

      突然,舞池中蕩起一陣輕輕的騷動,一英俊瀟灑的青年在一群副官、侍衛的簇擁下,神采奕奕地走了進來。人群中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趙四馬上意識到這一定就是她仰慕已久的少帥張學良。在中西女校的課堂上,在家人的口中,在閨密的私談中,她早就知曉張學良的事跡,張學良那英勇無畏、臨危不懼的英雄氣概在趙四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得以見到本人,果然名不虛傳!

    張學良、趙四小姐在友人陪同下打球

      而張學良也漸漸注意到了角落里獨處的趙四。多年往來于京津之間,見過了無數名門閨秀,看慣了癡婦艷女,卻難得見到這樣不施粉黛、如清水芙蓉般超凡脫俗的女子。

      鬼使神差般,張學良不由自主地走過去邀趙四共舞。趙四好似沉睡已久的白雪公主,終于等來了她盼望已久的王子,隨即在張學良的帶領下飄入舞池。在舞步翩躚之中,他們都從對方眼中發現了一種微妙感情的流露。兩顆心在不知不覺中緊緊貼近了!

    趙四小姐追隨張學良一生

      一曲未終,張學良因公務匆匆離去。臨別時,他與趙四兩人緊握雙手,都有依依不舍的感覺。這是張學良與趙四初次相識,兩人就因舞會上的一面之緣,竟一見鐘情,互為對方傾倒。也正是這一面之緣,開始了兩人七十二載情路風雨!

    張學良與親友合照

      關于兩人相識的時間,史界、文學界都有幾種說法,有說1924年,有說1926年。但據張學良晚年回憶:“我跟太太(趙四)認識的時候,她才16歲。”北方人習慣上說的都是虛歲,趙四出生于1912年,在她與張學良相識的1927年,虛歲正好16歲。

    28歲時張學良的戎裝照

      緣分來時擋都擋不住

      蔡公館一別,很長一段時間兩人竟無緣再見,徒留倩影英姿在彼此心底?;蛟S是機緣注定,或許是天公作美,不忍再苦苦折磨他們,兩人竟意外地再度相逢于北戴河。

      那個年代,每到盛夏,京津一帶的達官貴人常攜家眷到北戴河避暑。老話講,緣分來的時候,真是擋都擋不住。就在張學良忙里偷閑,來到北戴河時,趙四小姐也隨家人來到這里。

    張學良在臺北療養所被幽禁

      意外相逢讓一直對張學良魂牽夢縈的趙四喜出望外,張學良也是欣喜至極。在北戴河的那些日子里,他們幾乎每天都見面,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在兩人的最初交往中,雖是兩情相悅,但無疑,情竇初開的趙四投入的感情更多,陷得更深。一次,張學良來找趙四,直入臥室,碰巧趙四外出。張學良順手翻了一下她放在床頭的日記,見日記中寫有“非常愛慕張少帥,可惜他已有妻室,命何之苦也”等語后,不由心潮起伏,好一陣不能自已。

    趙四小姐的彩色照片

      又有一次,在宴會上,趙四與張學良并坐在一起。趙四胸前垂著一顆雞心飾物,張學良伸手拿過飾物,打開蓋,發現雞心里面嵌著的竟是自己的小照,而且還寫著“真愛我者是他”的字樣,使張學良對趙四的愛情更入肺腑。從此,兩人常常相攜出入于京津之間的各大娛樂場所,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熱戀到了昏天黑地、死去活來的地步。

    少女時代的趙四小姐

      很快,兩人夜夜起舞、秘密幽會的事傳入了趙慶華的耳中,趙慶華大為光火。其實,從個人條件、家世背景來講,趙慶華倒是樂得結此姻緣。但張學良這時早已有了妻室,哪一個父母愿意讓自己的女兒去給人家做???何況趙四小姐的個人條件也相當優越,完全可以明媒正娶地嫁一個有為好青年。

    趙四小姐時裝照

      為了徹底斬斷這段不倫不類的情緣,趙慶華做主,迅速給趙四小姐物色了一樁門當戶對的婚事。趙四小姐百般不愿,可趙慶華橫眉立目,這事就這么定了!

    16歲的趙四小姐

      出走沈陽,趙父斷女兒后路

      事情的發展往往是出乎人們意料之外的。這時,震驚中外的皇姑屯事件爆發,張學良化裝返奉、接掌大權。百廢待興、百事待理,張學良每日忙于公務,但稍有閑暇,趙四的倩影便不自覺地闖入腦海。而遠在津門的趙四更是夜夜獨對孤燈,輾轉難眠,飽受相思之苦。

    張學良和于鳳至打高爾夫球

      也許是日夜的操勞,也許是同樣的相思,張學良生了病。得知此消息的趙四心急如焚,她知道多日來的緊張局勢讓張學良壓力甚巨,滿腹的擔心,滿心的思念,讓她恨不得生出雙翅馬上飛到沈陽……于是,1929年9月的一天,趙四給家里留下一張字條,便以探望生病的張學良為由,一個人來到了沈陽。

    于鳳至

      趙四小姐私奔的消息很快就在天津傳播開來。一些小報得此爆料,立刻刊登出“趙四小姐詭異失蹤”的懸疑新聞,弄得天津滿城風雨。

      趙慶華得知此事后,暴跳如雷。趙慶華頗注重個人名聲。自己的女兒居然私奔沈陽,投入有妻有子的張學良懷抱。這在趙慶華看來簡直就是傷風敗俗,有辱門庭。盛怒之下,趙慶華在報上連續五天(1929年9月25日—9月29日)公開發出啟事,將趙四從趙氏宗祠開除出去,斷絕一切往來,并引咎從此不再為官。耿直的趙慶華直到1952年病逝于北京時,都不肯原諒這個他最鐘愛的小女兒,這也成為趙四心中永遠的痛。

    幽禁中的趙四小姐,以養雞為樂。

      據張學良晚年回憶,趙四小姐當年來沈陽“只是來看看”他,然后“還是要回去”??哨w慶華一登報,斷了她的后路,反倒回不去了。

      趙慶華此舉,稍事品評,卻也不難體察內中的深思熟慮。其實,這應該是趙慶華一箭三雕的謀略。第一,這樣做可以使他的家庭避免受到軍閥間爭斗的牽連;第二,趙四當時與別人已經訂了婚,他無法悔婚,登報聲明也算是對兒女親家的一個交代;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樣做擺明是斷了女兒的后路,寄希望于張學良永遠不要辜負趙四??蓱z天下父母心,趙慶華“清理門戶”,絕非盛怒下的單純之舉。

    趙四小姐

      有情人隔窗相望

      趙家父女成了陌路,沈陽大帥府內也是嚴陣以待,擺出架勢準備“御敵于府門之外”。一向極有涵養,對張學良偶爾出軌采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態度的于鳳至,這次卻一反常態極力阻撓。最后,張學良表明了態度:趙四是不可能回天津了,她現在只有一個家,那就是沈陽。于鳳至迫于無奈,默認了趙四的存在,但卻提出了兩個條件:一、趙四小姐不能進帥府;二、趙四小姐不能有正式的名分。按于鳳至最初的想法,趙四這樣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大家閨秀,年齡又小張學良十幾歲,面對這樣的苛刻條件,肯定不會接受,說不定一氣之下,就會離張學良而去??墒浅龊跤邙P至的意料,一心只想與心上人相守的趙四小姐對這些條件全盤接受,毫無怨言。于是,趙四小姐住進了張學良的北陵別墅。的久別重逢,而且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再也不用顧忌飛短流長,張學良與趙四在這里開始了他們之間最熱烈、最瘋狂的一段生活。張學良白天去帥府辦公,晚上回到別墅。每天早晨分手,兩人都是難舍難分的樣子,而每天晚上再見,又都有闊別多年的感覺。兩人恨不得分分秒秒都相守在一起,一時也不分離,一刻也不分離。于鳳至很快就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當初不讓趙四入帥府,是希望她知難而退,主動斬斷與張學良的情絲??涩F在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結果,不僅“情敵”沒有趕走,自己的丈夫也因此終日有家不回。這讓于鳳至很是發愁。

      思前想后,于鳳至做出了一個決定:將位于帥府東墻外王永江那棟二層小樓買下來,讓趙四居住。這樣,既將其置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起到約束作用,又沒有違反當初不讓趙四進入帥府的要求,還可能會因為自己的“大度成全”而博得張趙二人的感激之情。

    趙四小姐

      于鳳至沒有同張學良商量,拿出自己的私房錢將小樓買了下來,待裝修完成后,親自去北陵別墅將趙四小姐接了過來。此后,趙四小姐便在小樓里住了下來,人們也因此稱這座小樓為“趙四小姐樓”。

      很多來過帥府的人都感到疑惑,趙四小姐為什么舍棄陽光明媚的南屋,而是選擇位于東北角、終年陰冷潮濕的房間為自己的臥室呢?答案其實很簡單,僅僅是因為站在這里,她能隔窗看到位于大青樓二樓張學良辦公室里的燈光。在這座小樓里,趙四小姐度過了她人生中最為幸福的一段時光。更讓她為之興奮的是,在這里,她與張學良的愛情終于開花結果——她懷孕了。

    趙四小姐

      趙四小姐的命運似乎注定是多波多折。懷孕不久,她生了一種怪病,背上長了一個險惡的癰疽,睡覺時只能向一方側臥。疾病折磨得她苦不堪言,為病心焦的她,也更加思念父母家人。于是,于鳳至與張學良商量,將她送至天津一家德國人開的醫院里,以便能見到家人,緩解病痛。為了有利于治療,醫生多次勸趙四墮胎。但趙四怎忍心放棄她與張學良的愛情結晶呢,柔弱的她咬緊牙關,忍常人所不能忍,一直堅持到懷孕7個月,終于生下了她和張學良唯一的兒子——張閭琳。

      抱著酷似張學良的寶貝兒子,趙四忘記了背上的疼痛,喜極而泣。

    《北洋畫報》上刊登的趙四小姐玉照

      張學良是中國近現代史上無法規避的一個名人,而趙四小姐則是張學良百年人生中一個不可規避的女人。

      她16歲與風流倜儻的張學良一見鐘情,18歲不顧家庭的阻撓孑然一身來到有妻有子的張學良身邊。

      兩人從相識到相知再到相守可謂是一波三折,頗具傳奇色彩。

      《北洋畫報》的封面女郎

      趙四小姐祖籍浙江蘭溪市靈洞鄉洞源村。其父趙慶華,號燧山,身份顯赫。

      趙四小姐1912年出生于香港,為此,母親給她取名香笙。據說在其出生時,東方海天交接處出現了一道瑰麗的彩霞,望著織錦般絢麗的景色,父親趙慶華由之動情,遂給女兒取名為綺霞。“綺霞”其意雖美,卻不如“趙四”更為世人所知。“趙四”源于排行,趙慶華膝下六男四女,綺霞在姐妺中排行老四,便被家里人稱為四小姐,外人則稱她為趙四小姐,后來人們簡而化之,又稱她為“趙四”。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精品一级毛片A久久久久_亚洲av综合av一区_天天操夜夜操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