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8hypk"></bdo>
    <i id="8hypk"><sub id="8hypk"><pre id="8hypk"></pre></sub></i>
    <u id="8hypk"></u>

    <video id="8hypk"><input id="8hypk"><p id="8hypk"></p></input></video>
    <i id="8hypk"></i><sub id="8hypk"><tr id="8hypk"><samp id="8hypk"></samp></tr></sub>
    國學觀察:勾連傳統與現代的書院文化
    發表時間: 2010-03-25來源:

        近些年,由于“國學熱”的巨大推動作用,書院逐漸進入公眾視野,不少地方也順勢推出了“書院文化游”。

        傳統書院是中國古代一種獨特的教育機構,在這里,圍繞“書”展開讀書、教書、寫書、藏書等一系列活動。近些年,由于“國學熱”的巨大推動作用,書院逐漸進入公眾視野,不少地方也順勢推出了“書院文化游”。

        勾連傳統與現代的書院文化

        從時間來看,書院起源于唐,興盛于宋,延續于元,全面普及于明清,綿延了千余年;從空間來看,歷史上的書院遍布了除西藏以外的全國所有省、自治區、直轄市;從數量來看,千年以來,書院的總數至少有7000所,留存下來的有百所,分布在江西、陜西、湖南、廣東、浙江、安徽、江蘇等省,在全國知名度較高的有20多所。

        文化學者楊樂民介紹,目前書院以3種面貌呈現出來:現存古代書院、復建古代書院、新建現代書院。由于種種原因,較好保存下來的書院并不多,而新建現代書院也不容易獲得認可,復建古代書院便成了不少地方的熱衷之舉,被認為既可以帶來保護、傳承文化的贊譽,還能引來新一輪的旅游熱。

        據了解,那些保存較好的書院一般名氣都比較大,獲得過國家相關政策的支持。如江西廬山白鹿洞書院、湖南長沙岳麓書院、河南登封嵩陽書院。而一些現代書院也大都是文化名人領銜興建的,如張岱年、季羨林等創辦中國文化書院并在杭州設立了分院、陳忠實創辦白鹿書院、馮驥才創辦北洋書院、張煒創辦萬松浦書院。

        白鹿洞書院管委會副主任郭宏達認為,讓書院重新回到公眾視野中是件多贏的事,從社會效益來看,有利于文化、教育事業獲得更多的“地氣”,可以重新撿拾那些曾溫暖人心的經典和品德;從經濟效益來看,也有利于人文旅游的縱深發展,一定程度上實現以文養文。從這個意義上講,全國的書院資源確實不容小覷。僅以湖南為例,較有名氣的書院就有岳麓書院、船山書院、濂溪書院、云山書院、文華書院等。有數據顯示,歷史上湖南的書院達500多所,遍及全省各地。#p#副標題#e#

        探索中的書院旅游

        據了解,上世紀80年代,很多書院成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進入90年代以來,旅游開發的思路逐漸明朗起來。

        1988年,白鹿洞書院成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它的旅游路線走得更早,從1981年起,該書院就正式對外開放,一時吸引了大量游客。但其大規模發展旅游,是90年代的事。

        如果白鹿洞書院因其歷史悠久、開風氣之先而掘取了旅游市場的“第一桶金”,那么有不少后來者也在這個市場中嘗到了“甜頭”。

        2004年,遼寧鐵嶺的銀岡書院進行了大規模修整,修復后的兩個月內,旅游人數達到1.5萬人,比往年同期增長近20倍。

        “在許多方面,我們都與江南的書院有差距,這一點,我們有清醒的認識,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凸顯‘東北特色’,打造清代東北第一書院。如我們有南北兩個大炕,八仙桌放在上面,清代學生就是在這上面寫字的,我們就要把這個歷史風貌展示出來。”銀岡書院院長助理趙剛如是說。

        目前,各家書院在旅游上一般有兩個“砝碼”:一是書院的山水園林,可供觀賞的包括山水特色、建筑風格、花草韻致等;二是書院的先賢祠堂、名人館,這些體現出了名人在書院或當地的活動痕跡。

        一名業內資深導游介紹:“目前較有名氣的書院,門票多在30元至40元。游客多是高素質人群,其中大學生、公務員、企業老總較多。寒暑假時,也有不少家長帶著孩子去的。”據了解,有些書院還成為一些學校組織“修學游”的最佳去處。

        新產品尚待挖掘 一些書院總是守著攤子,缺少合理挖掘。游客一個小時就可以把大型書院轉一圈,剩下來就無事可做了。中國康輝旅行社副總裁葉建國說。#p#副標題#e#

        新產品尚待挖掘

        “一些書院總是守著攤子,缺少合理挖掘。游客一個小時就可以把大型書院轉一圈,剩下來就無事可做了。”中國康輝旅行社副總裁葉建國說,這種情形下,旅游新產品的設計便成了壯大書院旅游的一股動力。

        葉建國認為:“舉辦書院文化旅游節是一條路徑,書院可以通過節慶將各種資源整合起來,尋找亮點產品,而之前還需要進行扎實的市場調查、細化目標人群等。”

        多位專家強調,產品設計上還要體現“互動性”,多利用高新科技手段,比如,用3D影像技術展現古代書院生活全貌,避免上馬資源損耗型旅游項目等。

        湖南岳麓書院院長朱漢民指出,對于書院的旅游開發,做好了可起到傳承文化的作用,做不好就有可能產生污染生態環境、破壞人文氛圍等。為了滿足游客“快捷”了解中國傳統書院的需求,他們正新建中國書院博物館,目前已經進入布展階段。而書院內的旅游產品設計,注重結合古代學風特點,與書院的生活節奏、自然環境相協調。

        對此,江西學者李曉瓊認為,開發書院旅游,完全可以呈現出作為儒家主要才能的“六藝”,即禮、樂、射、御、書、數。如書院可以組織各種禮儀表演,讓游客聆聽古樂,學習、參與六藝樂舞,開辟出訓練游藝場地,引導游人參加書法、繪畫等活動,還可開發銷售多種形式的古典書籍,以供游客購買留念等等。#p#副標題#e#

        軟硬件設施都不能少

        江西科技師范學院的教師許雅娟曾對江西書院做過接受度調查。在南昌幾所高校大學生中,70%受訪者根本不知道書院。在鵝湖書院所在地的居民中,50%受訪者表示從未聽說過;30%的居民聽說過鵝湖書院,但對其了解不多;只有20%的居民知道鵝湖書院,并且曾經參觀過。

        對此,許雅娟認為,書院目前的知名度不夠,因此,有關單位需要加強宣傳,讓更多的民眾了解書院、走進書院,接受傳統文化熏陶。

        2009年,海南的東坡書院修復了其內的欽帥堂;而2010年,山西的程顥書院更是確定方案欲建造程顥書院博物館、武科院、先師祠、藏書閣等。據了解,近些年很多書院都逐漸重視硬件建設。

        據了解,很多書院地理位置比較偏僻,交通設施、住宿條件等都不夠理想。吃、住、行、游、購、娛的相關硬件設施也都要合理完善。與“硬件”相比,歷史、文化等“軟件”實力歷來被各傳統書院引以為傲。也許是資源過于豐富,“軟件”的深度建設反倒未引起足夠重視。“名人、傳說留在這里的太多了,我們也介紹不清楚。你去翻翻歷史書,就知道我們書院有多古老了。”江蘇某書院負責人如是說。炫耀之外,也恰恰折射出,不少書院缺少的正是主動地用更有效手段展現自身的文化品格、歷史滄桑。

        靠文化吃飯,應該更要注意“軟件”品牌建設。事實上,有不少書院也正力圖在這方面做好文章。趙剛說:“周恩來總理1910年就在銀岡書院讀過書,這是我們的驕傲,也是我們的文化資本。這個軟件資源我們很珍惜,目前,我們還設立了少年周恩來讀書展覽,也借勢成立了周恩來少年讀書舊址紀念館。”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精品一级毛片A久久久久_亚洲av综合av一区_天天操夜夜操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