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8hypk"></bdo>
    <i id="8hypk"><sub id="8hypk"><pre id="8hypk"></pre></sub></i>
    <u id="8hypk"></u>

    <video id="8hypk"><input id="8hypk"><p id="8hypk"></p></input></video>
    <i id="8hypk"></i><sub id="8hypk"><tr id="8hypk"><samp id="8hypk"></samp></tr></sub>
    詞作家鄭玉璽和他的《和諧的呼喚》
    發表時間: 2009-04-23來源:

    詞作家鄭玉璽和他的《和諧的呼喚》

    •贏和•

    鄭玉璽,何許人也?
    網上鼠標輕輕一點,鄭玉璽的大名醒目而出:“鄭玉璽,再造鄧麗君——打造華語音樂經典歌手選拔活動秘書長、中國經濟商務協會秘書長、中國經濟商務網總裁、中國易學年會暨國際子貢儒商文化節組委會秘書長……”如果僅從這些頭銜上判斷,鄭玉璽也就是一位忙忙碌碌的商界人士。會不會也是一個銅臭味十足的拜金主義者呢?他寫詞作詩會不會也是酒足飯飽之后的附庸風雅之舉呢?
    一個偶然的機會,筆者有緣與他相識、交談,我走近了鄭玉璽。每一個人都會構成一個獨特的世界,鄭玉璽的世界,尤其是他的作詞經歷,趣意盎然……
    鄭玉璽與李鵬遠海峽兩岸的博客緣
    在交談中,鄭玉璽說,其實從骨子里,他還是一個“文化人”,確實他與“文化”的淵源相當緊密。“文化人”也可簡稱為“文人”,中國的文人與生俱來有一種憂國憂民的愛國情懷,有一種位卑未敢忘憂國的報國情結。“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是中國文人千百年來不變的座右銘。寫詩作賦、填詞揮毫、慷慨悲歌則是中國文人常用的表達方式。時代進入21世紀以后,一種嶄新的表達方式應運而生——博客,博客是現代人表達個人思想、網絡鏈接、內容,按照時間順序排列,并且不斷更新的出版方式。鄭玉璽是中國1600萬博客中的一位,鄭玉璽將他寫就的一些詞作登載于個人博客上,以發感慨、以抒情懷,始料未及,由此牽出了一位名副其實的音樂大師——李鵬遠先生。
    李鵬遠先后為大導演李瀚祥、瓊瑤、丁善喜、李冠章以及香港邵氏公司等的電影作曲幾十部。25歲已紅遍臺灣以及東南亞和日本等地。被稱為具有十項全能的音樂大師,被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授予“榮譽博士”稱號。李鵬遠在戲曲、民謠、歌劇、藝術歌曲、流行音樂等方面均由建樹。從1955年至1985年三十年中,受教于李鵬遠而成名的學生有:鄧麗君、陳芬蘭、鳳飛飛、歐陽菲菲、張琪、謝蕾、青山、楊燕、林松義、陳瓊美、李雅芳、楊燕妮、湯蘭花、崔苔箐、金晶、白嘉莉、張小燕、包娜娜等。其中,他引以為豪的弟子是遠涉重洋前往日本發展的鄧麗君、陳芬蘭、歐陽菲菲、肖麗珠四位,她們轟動了整個日本樂壇,被公認為“國際巨星”。后三人至今活躍在日本舞臺。此外,李鵬遠還培養了著名的歌詞作者:康白、韋仲公、莊奴,孫儀、鄭玉璽、萬琴等。
    2007年夏末秋初的一個晚上,78歲高齡的李鵬遠大師網上瀏覽時無意間看到了鄭玉璽的博客上發表的詞作《和諧的呼喚》,幾十年積淀的藝術敏感,使他一下子就被《和諧的呼喚》這首詞深深吸引了,情動之下,他撥通了越洋電話,接電話的正好是《和諧的呼喚》的詞作者鄭玉璽,鄭玉璽激動之情溢于言表,但又不知該說什么是好,李鵬遠大師語重心長地對《和諧的呼喚》一詞提出了五點意見,他說,第一,歌詞不宜寫的太長,“長了就會讓聽眾產生聽覺疲勞”,精品常常是濃縮而成的;第二,歌詞一定要體現民族大義,要寫出自己的真情實感;第三,寫這樣歌詞的人不是代表你一個人去寫,而要站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高度上去寫;第四,歌詞不是宣傳口號,要避開政治化的語言;第五,寫歌時千萬不能落入俗套,從謀篇立意到文字推敲都要創新,寫作的人一定要情緒飽滿,先感染自己才能感染別人,古人云:感人者,情也……李大師一席話,醍醐灌頂,鄭玉璽聽得如雷貫耳!鄭玉璽說,他當時真有“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之感。根據李大師的點撥,鄭玉璽對《和諧的呼喚》數易其稿,《和諧的呼喚》終于正式問世。
    “黃山黃河依舊青春/長江長城一脈相承/你有嚴父的熱望/我有慈母的真誠/我們都是華夏子孫/共同的祖先呦,共同的根/
    哦……
    阿里山,向往著春天的故事/日月潭,思念著和藹的長城/天安門敞開著胸懷/等待著你的歸程/海峽兩岸的上空,回蕩著和諧的聲音/兒行千里母擔憂/這是千年的古訓/聽吧,聽吧,聽吧/慈母呼喚的聲音!”
    看到最終修改好的《和諧的呼喚》歌詞后,李鵬遠大師非常滿意,便欣然命筆為這首詞譜了曲,而后,將鄭玉璽早已寫就的七十余首歌詞全部譜了曲。幾乎同時大陸曲作家屈旭芳也看中這首歌,相繼譜了曲。
    隨著時間的流轉,鄭玉璽與李大師海峽兩岸書來信往,師生弟子博客情篤,鄭玉璽成了已逾古稀之年的李大師的關門弟子。鄭玉璽感慨地說:真是三生有幸??!
    《和諧的呼喚》之解讀
    筆者向鄭玉璽發問:《和諧的呼喚》是在什么背景下、什么心態下寫成的?鄭玉璽說:今年2月12日,中央電視臺在加拿大溫哥華的伊麗莎白女王大劇院舉辦“群星齊輝大拜年《同一首歌》走進加拿大2007新春歌會”,我又一次聽到了張明敏演唱《我的中國心》。這首歌確實讓我們增添了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但我總覺得還缺點什么,當時只是一種感覺而已,思路尚不清晰,夜闌人靜后,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睡,一股寫作的沖動使我一躍而起,伏在案頭奮筆疾書,將胸中噴涌而出的詩句趕快記錄下來,這就是所謂靈光乍現吧!而后,鄭玉璽又談了他寫作這首歌詞時的心路歷程,我才得以走進歌詞,走近鄭玉璽。
    縱觀《和諧的呼喚》一詞,字里行間躍動著的是詞人耿耿之心天日可表的愛國情懷,立意之高,構思之巧,為近年來詞壇之少有。歌詞既大勢磅礴又婉約細膩,猶如一股清冽之風,橫掃詞壇靡靡之氣。詞家一開篇就用電影長鏡頭的表現手法,將舉世矚目的標志性的中華四大景觀黃山、黃河、長江、長城拉近在我們眼前,強烈的視覺形象橫空出世,突兀而來,秀美挺拔的黃山,奔騰不息的黃河,蜿蜒萬里的長江、橫穿歲月的長城,她們從亙古走來,歷經千年萬代,精神猶存,風骨不變,依然煥發著不朽的青春,她們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象征,是我們祖國的象征。黃河、長江孕育了勤勞勇敢的華夏兒女,縱然邊塞大漠、天涯海角,中華一脈相承,千山萬水都是一家人。詞家而后又用了擬人化的藝術表現手法,將華夏民族,將我們偉大的祖國擬為嚴父與慈母,將寶島臺灣擬為千里之行的兒子,于是,形成了祖國對臺灣的呼喚,猶如父母對兒子的呼喚。父子之情,母子之情,是天下最真摯、最無私的崇高情感,任何情感在它面前都會黯然失色。“兒行千里母擔憂”,“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的動人場景,是我們心中最寶貴的收藏。詞家深諳閱讀心理,他深知,只要是中國人,一看到歌詞中那些極具象征性的詞匯,就會產生無窮無盡的聯想和遐思。這就是本詞的妙之所在!
    說到“呼喚”,我不解地問鄭玉璽,為什么你把父母對兒子的呼喚稱之為“和諧的呼喚”呢?他意味深長地說:大陸也好,臺灣也好,都是華夏子孫,都有共同的根。但是,在我們內部大家庭里卻因刀兵相見而產生了多少的悲歡離合和骨肉分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現代人不應當總是把歷史的積怨藏在心里,嚼在口中,要“對話”而不要“對抗”已是我們共同的心聲,所以在這個前提下,祖國對臺灣的呼喚、父母對兒子的呼喚,就不是那種訓斥式的呼喚、責罵式的呼喚,而是熱切的期望,揪心的思盼,十指連心的愛戀。只有在這種情懷下,才能產生和諧的旋律、和諧的感受、和諧的意蘊、和諧的美滿。
    是??!海峽兩岸的和睦相處,不僅是兩岸人民的福祉,也將是全球的福祉。隨著中國的日益繁榮與強大,他在國際上的地位、作用舉足輕重,兩岸走向和平是全球之幸事,是世界之大課題。這些都是一種理性思維,似乎與歌詞的寫作距離甚遠,但歌詞大家喬羽早就發表過深刻之見:“形象思維離不開感覺,但這種感覺是理性武裝起來的感覺。”他在批評一些流行歌曲時,曾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些歌詞缺乏理性光芒的照射。”正因為詞家鄭玉璽具備了高度的理性,加上他嫻熟的藝術表現手法,《和諧的呼喚》才脫穎而出。
    在歌詞的上闕,詞家將大陸的黃山、黃河、長江、長城嵌入詞中,在歌詞的下闕,則將臺灣的阿里山、日月潭和首都天安門綴入詞句,如畫龍點睛,熠熠生輝。陽剛的阿里山,“向往著春天的故事”,向往著大陸的改革開放;陰柔的日月潭,“思念著和藹的長城”,思念著長城的偉岸與剛直;“天安門敞開著胸懷”句中之“天安門”,是中國人的首都,是母親的象征,胸懷博大的母親,等待著千里之外的游子歸來,其中一“敞”字,淋漓盡致地展示出了中華母親無私無怨的襟抱。詞家在做了以上種種鋪墊以后,用“兒行千里母擔憂”一句平地拔起,將母親對漂泊在外的兒子生存與發展的擔憂、前途的擔憂、命運的擔憂,全部囊括其中,每唱至此,都會讓我們的心靈經歷一次震撼。和平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我們有理由相信,他的兒子絕不會淪為歷史的罪人!
    好歌誰來首唱?
    歌壇的歷史證明,一首好歌之所以能夠萬人傳唱并且久唱不衰,必須符合三好:一,歌詞寫的好;二,歌曲譜的好;三,歌手唱的好。三好缺一不可,如今好歌詞有了,好歌曲有了,選擇哪位歌手首唱此歌呢?正在鄭玉璽認真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的機遇又來了!由李鵬遠大師和曲作家屈旭芳譜的《和諧的呼喚》歌曲不知通過哪條渠道,從眾多蜚聲歌壇的歌星中選中了一位,決定由她首唱,他的名字叫于麗娜。
    于麗娜 :滿族,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演員、青年女高音歌唱家。先后獲得過國家級專家大獎——首屆“中國音樂《金鐘獎》”金獎;國際民歌節暨“中華民歌演唱大賽”第一名;全國廣播新歌評選演唱金獎;中國音樂家協會“全國歌手唱云南 ”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一等獎;中央電視臺第六屆“軍旅歌曲音樂電視大賽”金獎;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八屆全軍文藝會演聲樂表演一等獎。她的聲音細膩而質感、圓潤而恬靜、醇厚而激越;她的音域寬廣游刃有余,善于運用不同的音色演繹不同風格的作品是她多年的嘗試、探索和追求,并逐漸形成了于麗娜獨特的演唱風格。她的演唱集聲、情、境為一體,惟妙惟肖,出神入化,她演唱的40余首風格各異的聲樂作品被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采錄播放,并獲中國廣播獎以及廣播新歌評選的金獎和銀獎。進入專業文藝團體作為獨唱演員十余年的時間里,河北人民廣播電臺和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采錄的于麗娜演唱的中國傳統民歌和原創歌曲近千首,是中國歌唱演員中錄制中國傳統民歌和原創歌曲最多的一位才華橫溢的青年歌唱家。在國家和軍隊舉辦的重大賽事中屢獲大獎。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
    由這樣一位重量級的大腕歌星首唱鄭玉璽的《和諧的呼喚》,可謂珠聯璧合。據悉,在有關部門的安排下,詞家鄭玉璽和歌唱家于麗娜近日已面晤,就演唱這首歌的相關內容做了專業的深入研究和探討,達到了高度共識,不久的將來,于麗娜首唱的《和諧的呼喚》有可能也會成為膾炙人口的經典之歌。
    在本文行將結尾的時候,筆者突然想起了臺灣作家余光中那首著名的詩篇《鄉愁》:”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后/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后來呵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呵在里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 大陸在那頭”鄭玉璽深情地對我說:現在,我在這頭,李大師在那頭,海峽兩岸有著多少個一水相隔、兩地相思的故事??!愿《和諧的呼喚》呼喚出人間的真情,呼喚出人間的至愛,呼喚出民族的大義,呼喚出社會的責任,呼喚出和諧的最強音!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精品一级毛片A久久久久_亚洲av综合av一区_天天操夜夜操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