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8hypk"></bdo>
    <i id="8hypk"><sub id="8hypk"><pre id="8hypk"></pre></sub></i>
    <u id="8hypk"></u>

    <video id="8hypk"><input id="8hypk"><p id="8hypk"></p></input></video>
    <i id="8hypk"></i><sub id="8hypk"><tr id="8hypk"><samp id="8hypk"></samp></tr></sub>
    現實版“酒干倘賣無”三輪車夫義養玻璃女孩21載
    發表時間: 2010-11-30來源:

     

       假如你不曾保護我,我的命運將會是什么

    武漢三輪車夫義養“玻璃女孩”21載

    圖為:女兒學電腦時,老王在一旁靜靜守候

    圖為:放學了,老王抱著女兒上三輪車,準備回家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一首“酒干倘賣無”風靡全國,打動了無數人。此歌出自臺灣電影《搭錯車》,講述了一名拾荒老人撫養遺棄女嬰的感人故事。

    近日,本報記者采訪了一對與《搭錯車》十分相似的父女倆。這發生在江城普通市井人家的點點滴滴,比電影更能打動人心……

    睡在嬰兒床上的21歲女孩

    王靜已有21歲了,卻只能睡在小小的嬰兒床上。記者昨日在漢口漢興街水仙里社區見到她時,她正靠在電腦桌前用左手費勁地挪動著鼠標。她輕輕笑笑說:“本來右手按鼠標很自如的,但半月前不小心碰到床欄桿上,又搞骨折了……”

    記者仔細看她的左右兩只小手,明顯不一樣:右手背隆起,還有些浮腫。王靜說,半月前爸爸出門賣菜,她和丟丟(狗名)鬧著玩,本想拍拍它的身體,一不小心右手碰到床欄桿,“當時感覺有點疼,五六天后就痛得厲害,能聽到骨頭錯位的聲響。”“沒進醫院治療嗎?”記者問。“習慣了,又不是第一次。斷裂的骨頭可以長好,但就是不能恢復原狀。”現在她的手背疼痛已大大減輕。“玻璃人就是這個樣子,輕易碰不得,甚至大笑都會骨折。”王靜很平靜地說。

    大致一算,王靜全身上下,已有40多處關節斷裂過。在15歲前,她每年至少要骨折兩次。

    王靜和爸爸都清晰地記得,在她14歲那年冬天,爸爸用嬰兒車推她回家。她坐在椅圈內,安全帶扣在腰間。眼看快到家時,推車的前輪碰到地面一道坎兒,小王靜飛了出來,安全帶拴住了雙膝,她驚叫一聲,膝關節處的骨骼斷裂了。

    那段日子,她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足有好幾個月,讓骨骼重新長好,卻再也不能復原。

    寶寶的笑臉,老王的心顫了

    “靜靜!靜靜!”上午9時40分左右,隨著家養的三條小狗奔出,屋外傳來喊聲。

    王靜說:“是爸爸從菜場回來了。”

    回來的是王靜的養父王克儉,一位67歲的老人?,F在,這位老人每天清晨5點就蹬三輪車出門,到姑嫂樹的菜場幫人送菜,上午10點左右便要匆匆返回家中——女兒從嬰兒床上醒來,他必須幫她梳頭、洗臉,抱她上洗手間。“我在菜場每天上午蹬三四趟車,幫別人拖菜,可以掙10多元錢。”王克儉告訴記者,雖然家里吃低保,有七八百元錢,但如今女兒學電腦,要上網開銷就大些,趁身體能動就出門掙一點。

    上世紀80年代時,年到中年的王克儉曾過得非常安逸。他靠踩麻木一天收入百多元,也一直沒有結婚,獨身侍奉年過七旬的老母親,母子倆的日子很是紅火。

    但1989年8月27日晚,一名棄嬰的出現改變了他的生活。

    那天他開麻木將客人送到同濟醫院門口時,發現路邊圍著一堆人。“誰家的伢真可憐,好像還有病歷。”圍觀者議論紛紛。

    老王停車鉆進人群,見一個足月大的嬰兒被布裹著,有位好心的婆婆正念叨送去孤兒院。他走到嬰兒身邊,小寶寶恰巧睜著圓圓的雙眼,沖著他笑。老王的心頓時顫了一下,他抱起嬰兒,拉開夾克,將嬰兒揣進懷中。

    一名路人攔住他:“這孩子身上帶著病咧,怕是活不了多久才扔的。”

    王克儉不為所動,將寶寶暖在胸前帶回了家。他告訴別人:孩子是別人沒錢治病才扔的,我年輕力壯能賺錢,肯定可以治好孩子!

    三輪車上,女兒一天天長大

    棄嬰抱回家中,老母雖有點埋怨兒子的沖動,但還是扎好襁褓裹好嬰兒。慢慢地,老人也喜歡上這個孩子。

    但事情的發展并不如王克儉所料。孩子養到不過一周,小手臂竟兩次骨折。老王抱著孩子到幾家大醫院,找有名的醫生反復診斷。結果是:女嬰患有侏儒癥,長大后身高也不會超過80厘米。更要命的是,她還患有脆骨癥,就是通常所說的“玻璃人”,稍微一碰,身體就會骨折。

    診斷有如晴天霹靂,但王克儉還是心存希望,也許有天能找到神醫治好孩子的病。

    他給嬰兒取名“王靜”,意為她能夠靜靜長大,不要好動帶來骨折。

    那會兒老王趁著老母還能照料孩子,拼命出外踩麻木,就是為多掙錢,給孩子治病。10多年間,為了孩子,足足花去10多萬元,“那會兒買棟大房子的錢也夠了。”

    女兒9歲時,病沒治好,老母親卻過世了。王克儉獨自擔起賺錢帶伢的重任,他學會了幫女兒梳頭、洗臉、換衣,抱女兒上洗手間。“女兒的身體太特殊,我不放心將她放在家,踩麻木時就帶著。”憶及往日的艱難,王克儉也禁不住落淚。

    2004年,老王按政策上交麻木,生活失去了來源。雖已年過6旬,但他仍四處找活干,做過搬運、送報員、保安等。每找一份工作,他提出的首要條件是:上午10點鐘后不能干,我必須照看我的女兒。

    他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常青小區做保安,上的是夜班,他覺得女兒入睡后可以放心做點事。但去年9月王靜進電大讀書后,他就辭掉工作,盡管社區居民都舍不得他走。但他說:“我要抱女兒去上學,時間挪不開。”

    對話大義王老爹——

    她也可以做霍金那樣的人

    記者:艱難撫養王靜21年,您覺得人生是不是因此而改變?

    王克儉:是的。最初我以為自己能賺錢,可以治好她的病,至少能讓她站起來,哪怕是自己能上個廁所。但沒能夠。人總是有感情的,相處久了就是割舍不下。盡管生活很艱難,但女兒成了我生活中最最重要的部分,我不可能拋下她。

    記者:您今年67歲,還想過成家嗎?

    王克儉:不想了。我只想女兒將來能夠生活得輕松一些。

    記者:您說的“輕松一點”有何含義?

    王克儉:她能夠學到一技之長,做對社會有益的事。就算我不在人世,她到福利院去,別人也愿意照顧你。如果她在工作上表現突出,別人還會以她為榜樣,向她學習。

    記者:您覺得女兒聰明嗎?

    王:她非常聰明,也好學。小時候我們一起看電視,看到那個輪椅上叫霍金的英國人,我趕緊抱她來看,說:你也可以做這樣的人。

    記者:這些年一路走來,您覺得什么時候最艱難?

    王克儉:是現在,還有將來。我已經67歲,老了,身體老毛病也多,生怕自己也躺在床上動不了。這兩年也有過這樣經歷,在床上不能動彈,我暗暗流淚。但只要我有力氣,我還是會設法去外面干活賺錢養女兒。我真的希望女兒能學到本領,更好地自己生活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精品一级毛片A久久久久_亚洲av综合av一区_天天操夜夜操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