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8hypk"></bdo>
    <i id="8hypk"><sub id="8hypk"><pre id="8hypk"></pre></sub></i>
    <u id="8hypk"></u>

    <video id="8hypk"><input id="8hypk"><p id="8hypk"></p></input></video>
    <i id="8hypk"></i><sub id="8hypk"><tr id="8hypk"><samp id="8hypk"></samp></tr></sub>
    重讀老子的當下意義:活出人的從容和美好詩意來
    發表時間: 2010-08-05來源:

     

    人類的好大喜功,使環境變成瞄向人類的槍口。(漫畫)

      朱 丞繪

      老子五千言,流傳兩千多年,據說是世界上僅次于《圣經》發行量的一部人類文化典籍。之所以有這樣歷久彌新的翻譯量、印刷量和閱讀量,其根本在于它對人類精神世界的恒常思辨、警醒和“淬火”作用。人類歷史總有許多瘋狂的時代,要么是戰亂頻繁期,要么是急劇上升期,要么是引頸轉型期,這時都需要聽聽老子不冷不熱、不慍不火、不疾不厲、不狂不躁的言說。

      我們處在經濟社會急劇上升期,也可以說是人的思維意識與社會結構的巨大轉型期,我們如何在到處鶯歌燕舞,日日有慶典、時時有捷報、處處有歡歌的盛世沸騰中,保持一點清醒、常態、低溫,保持一點警覺、思辨、冷眼?我以為讀讀老子,當是時下需要鼓勵的文化原典閱讀方式。西方過去就有許多人重視老子,黑格爾把老子學說看成是真正的哲學;尼采說老子思想“像一個不枯竭的井泉,深載寶藏”;現在也有許多西方人在老子的智慧中,尋找改良經濟社會畸形發展的出路,我們更應近水樓臺先得月。我以為老子對于當下社會起碼具有以下幾個方面的重要認識價值。

      如何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

      隨著人類文明的高度發展和科技的不斷進步,人與社會、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日益凸顯。一浪高過一浪的強大“減排”、“低碳”輿論,與人類對自然的瘋狂開發、攫取程度相比,幾乎是小巫見大巫。其癥結在于人的享樂之心、占有之心、貪婪之心、狂悖之心的涌動不息?!兜赖陆洝氛劦溃?ldquo;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意思是說自然天地,如同一個大風箱,空虛時并沒有窮竭,越是拉動不止,產生的風就越多越大。就像人說話越多,越容易招致耗損與失敗一樣,老子希望人們能保持靜虛,別胡亂拉動自然這只“風箱”。這似乎越來越不可能,滿世界為了全球化進程,為了人類的窮奢極欲,把“風箱”拉得震天響,還嫌“風箱桿”太短,“風箱肚子”太小,都在拼命用科技的手段,提升著“風箱”的潛能,誰又能抑制住這種著了魔似的人類集體的瘋狂“拉動”呢?

      老子講:“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兇。”這個“常”指的就是自然永恒不變的規律,老子始終希望人們清醒認識自然的偉力。許多人說老子的“返璞歸真”、“無欲”、“不為”觀念是一種倒退,我們能放棄小汽車、放棄電腦、放棄手機,回到“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桃花源”時代嗎?甚至回到老子所倡導的“小國寡民”時代嗎?我想讀老子,在于認識“道”,也就是認識事物的本質,從而把握事物的運行規律,是遠觀一條長河的涌流,而不是近視一個淺灘、或一個深潭的短暫波動。一時的精彩,可能帶來長久的黯淡,這就是老子講給我們的辯證法。“見素抱樸,少私寡欲”,即使各種原因,讓你不得不繼續拉動欲望的“風箱”,讀了老子,能保持一份清醒,一種省察,一點對自然的敬畏、后怕和歉疚,也總比老以為“風箱”拉得越歡越有理、有功、有劃時代意義強吧。

      如何處理好爭與“不爭”的關系問題

      在《道德經》中,幾乎通篇充滿了“不爭”的理念。“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夫唯不爭,故無尤。”“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天之道,不爭而善勝。”“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等等。在今天這個提倡競爭的社會,似乎老子這些“語言碎片”又是極其過時落伍的言論,然而,恰恰由于我們失去了對人類哲學思想的常態把握,而導致了過度競爭中各種“潘多拉魔盒”的無序和傾覆。戰爭是這樣,經濟發展是這樣,以至于人的常態生活,也在無處不有的競爭中,變得不堪其累,甚至畸形變態。人類進行軍備競賽,導致核武器泛濫成災;人類進行太空競賽,很可能要導致太空垃圾的“烏云密布”;而人類的物質占有競賽,已使地球不堪重負,人與人之間爾虞我詐、弱肉強食,貧富不均、沖突不斷,硝煙四起……我們回過頭來,再聽聽老子怎么說:“知足之足,常足矣。”“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老子還說:“勇于敢則殺,勇于不敢則活。”“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在五千言結束的時候,他還侃侃而談:“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為而不爭。”這就是深受春秋霸主們爭強好勝以至禍國殃民之苦的老子,對歷史無奈的反復規勸。

      社會如果沒有競爭的動力,可能成為一潭死水,然而,過分提倡競爭,又沒有行之有效的制度加以框范,必然攪動人性之惡,進入明槍暗箭、血肉相殘、你死我活的無序境地。最典型的是:一切都舍去艱難困苦的奮斗過程,直取輝煌結果。長此以往,為政,必然貪大求洋,好大喜功,旁門左道,欺上瞞下;為人,必然夸夸其談,文過飾非,草蛇吞象,不可一世。萬事萬物,一切都有個由少到多、由小到大的積累與量變過程,老子說:“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們一夜之間就想直搗金字塔,競爭成天下首富、人間闊佬、文化大匠、政治巨星,學唱幾首流行歌就想成聲樂大師,蓋幾間小廟,爭來幾個莫名其妙的歷史人物或傳說人物,就想吸引世界眼球,成就文化產業霸主,凡此種種,不一而足,真是怪相林立,鬧劇叢生,若老子再世,恐怕連“不爭”這個“方子”,也都不屑于給這些人開的。

      如何認識“強”與“弱”的關系問題

      強大,是人類社會苦苦追尋的一種生存目標,無論邦國、民族、團隊、家庭、個體,概莫能外。老子卻苦口婆心地要人“守雌”、“守弱”、“守柔”、“處下”。老子說:“江海之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老子要“大邦者下流”,不逞強好勝,處于“下流”,才能真正成為兼容并蓄的大國,強國。老子說:“曲則全,枉則直,洼則盈……”老子對強大、強硬說了許多不利的話,他比喻說,人活著時柔弱,一死就堅挺了,草木活著時柔脆,一死也就僵硬了。“兵強則滅,木強則折。強大處下,柔弱處上。”國家、族群、團隊是這樣,個人又何嘗不是這樣呢?社會的浮躁沖動,個人主義盛行,短視與功利主義泛濫,都是一味要強惹的禍。老子一再講“強梁者不得其死”,“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直而不肆,光而不耀”,連古代帝王也要自稱“孤、寡”,以示低賤。老子反復強調“柔弱勝剛強”,要“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榮,守其辱”。老子認為水是最柔弱的,處萬物之下,然而卻無堅不摧,無所不至。在這些哲學觀點上,老子看似有些陰謀家的意味,但其骨子里仍是為了緩解社會紛爭,平復生命激蕩,讓強者內省收斂,讓弱者得以舒筋活絡,緩釋物質與精神的多重擠壓。

      當今世界貧富懸殊巨大,強者與弱者界限分明。無論國家、民族,還是團隊、個體,都在進一步加大著這種分界。強者欲望的無限擴大化,必然擠對更多人的生存空間,導致人際之間、族群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仇恨、紛爭。強者如何“去甚去奢去泰”,改變窮奢極欲、炫耀攀比、拼命享樂的驕奢淫逸生活,繼而轉向憐憫、同情、提攜弱者,以“以德報怨”和“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的襟懷來擔當責任,當是一劑不使用暴風驟雨的激烈手段又可解決部分問題的良藥。構建和諧社會與和諧世界,必須把過度膨脹的各種欲望限制在一定范圍內,尤其是要限制在公平正義的競爭范圍內,否則,和諧就只能是人類一種遙遙無期的愿景。

      老子畢竟離我們太遙遠,他所經歷時代的社會問題,也遠沒有我們今天復雜多變。但他熱愛生命,反對瞎折騰,反對爭強好勝,反對物質奴役,反對動輒戰爭的思想,對于今天的我們,仍是非常適用的哲學。他主張順其自然,主張簡單、樸素,主張謙卑、守弱,主張養生、長壽,我以為是抓住了人的生存本質,我們應當遠離諸多依賴聚富斂財和勞民傷財而建功立業的思想,順應自然,循序漸進,從而活出人的從容、淡定和美好詩意來。(陳 彥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精品一级毛片A久久久久_亚洲av综合av一区_天天操夜夜操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