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8hypk"></bdo>
    <i id="8hypk"><sub id="8hypk"><pre id="8hypk"></pre></sub></i>
    <u id="8hypk"></u>

    <video id="8hypk"><input id="8hypk"><p id="8hypk"></p></input></video>
    <i id="8hypk"></i><sub id="8hypk"><tr id="8hypk"><samp id="8hypk"></samp></tr></sub>
    【慎終追遠】馬建奇:緬懷舅父
    發表時間: 2018-08-15來源:

    滄桑中的孝道文化
    緬懷剛剛離去的舅父
     
          【和諧中國網·和諧書院】陜西  馬建奇
            舅父離世了,我請假奔喪!
            進門時,大門外、門巷和院子站了好多人,幾個認識的人笑著問我怎么現在才來,我沖他們擠出幾絲笑敷衍下趕緊轉身奔向靈堂。表嫂和兩個表妹還有幾個人正守靈,見我進來,問候了一聲,我也沒有回答,看到舅父還有妗子,外婆以及那個打工出事表哥的遺像,我不僅淚涌眼眶,一聲“舅……”脫口而出便長跪而嚎,表妹他們幾個馬上應和而哭!悲悲切切。
            我這一聲是發自內心的,因為這一聲不僅是對外婆,舅父妗子,表哥的懷念,還有我自身坎坷遭遇的回想。對外婆的記憶就是會看病,特別是孩子,頭疼肚子疼,外婆揉揉,燒點紙灰,喝了,幾乎有特效,所以也遠近聞名,七九年外婆過世,光老人被子(陜西關中農村一種祭奠用品)就一百多條,其中有好多是被外婆看過病的家人送的!姐姐后來告訴我當時坐了一百多席口,我想大概和外婆救死扶傷心底善良不無關系吧!
            表哥第一次出門打工,就在外面出事了,撇下妻子和一對兒女!表哥長我三歲,平時來往也好,兒子現在都三十了還未成家,假如表哥在,能是這樣嗎?
            妗子在兒子走后不久也臥床不起,舅父伺候到老。妗子是個好人,我姐姐,還有幾個表妹表弟以及他們的孩子,上學都先后住舅父家,妗子平時一天兩頓飯,讓他們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吃飽吃好!誰料老年竟失子,繼而臥床數年,唉,想起淚奔??!這么好的人!
            舅父并不是我媽的親哥!他是蒲城人,是外婆的養子!是個小爐匠。在我的記憶里,他總是自行車馱著他的那套家當走村過巷,那一聲“接鏵箍漏鍋了……”就是舅父的名片,好像一年四季都有活干,走到哪里都有錢掙!也因此名聲在外,只要一提起箍漏鍋的,大家都會想到我舅!最讓我敬愛舅父的,是對外婆特好,在那個年代,不論忙閑,只要回家都要問候母親一聲,外婆也從不缺零花錢!大多是舅父給的!我們喜歡去外婆那里,有個原因就是那里有好吃的,什么餅干,麻餅,點心,水晶,藕粉!我們小時候這些都是特別的美味!一般孩子只是奢望!這些大多數是外婆看病別人送的,還有部分是舅父買的!所以舅父在我們心中特別好!每年過年,我們走舅父家拜年,吃過飯舅父就招呼我們先給外婆磕頭!我們外孫外孫女好二十幾個,跪倒就是一大片!那場面至今記憶猶新!磕頭完了舅父挨著給我們這些年紀小的發壓歲錢!每人一毛!我們如獲至寶,高興不已!記得那會發壓歲錢的不多,除過父親,就是舅父,其他長輩很少給!都是窮??!可見舅父還是特別愛我們的!那個記憶一直延續到現在,還有將來!如今舅父離我們去了,怎能不叫人心酸?
            舅父活了九十六,算上閏年閏月也是百歲老人了!最后一次看望舅父,是不久前我回家,姐姐告訴我說舅身體不行了,起不來了,問我看去不,我說看,怎能不看?說不定這次看了就沒有下次了!我看舅父時,舅父躺在炕上,他已經認不出我了,表嫂說我的名字,他盯著我瞅了好久才說是馬家溝你姑家的?那時舅父的眼睛已經渾濁的,眼珠轉動也是緩慢的了!想想過去的吆喝聲,看看眼前消瘦的沒有多少精神的耄耋老人,我鼻子酸酸的!我沒有給買東西,我知道看望他的人太多,東西太多,我給了表嫂一些錢,讓她給舅買能吃的!我知道。舅舅時日不多了!果然這次竟是陰陽兩隔。
            舅父這么多年一直是表嫂在照顧!表哥兩個兒子住兩院!舅舅住小孫子這邊,表哥他們住大兒子那里!有好段距離!多年來舅父腿腳不方便了,都是表嫂做好飯先送過來,他們才回去吃!這種堅持,我想可能也是受舅父孝道影響的吧!表哥在礦上上班,表嫂風風雨雨打理著公公,孩子,孫子,費盡心血,這種孝道難道僅僅是偶然嗎?從小所受的家庭教育還有結婚后的家庭氣氛,以及自己的涵養,成就了這種必然,至少我這樣認為!
            舅父以九十六歲高壽走完了他的人生!我哭舅,不僅因為親情,更多的是舅父看重親情!對母親的孝道,對老伴的伺候,對姊妹們的呵護,還有對孩子們的影響!我回家奔喪的路上妹妹騎車馱著我,下車后快到舅父家時突降大雨,淋得我倆濕透了上下;第二天葬禮發喪起身炮響起的時候,又是大雨不請自來,電閃雷鳴,房檐雨水如注,巷道瞬間成河!難道純屬偶然?大概這是蒼天對這么好的老人的挽留罷!
            舅父以他付出的孝道和接受的孝道走完了將近百歲人生!老人去了天堂,那里有妗子等他!有孩子等他!有我故去的母親和兩個姨媽等他!現在他們正在訴說離別后的想念吧?也好,你們在天堂好好相聚吧,我們在這里祝福你們,那是個沒有煩惱沒有病痛的世界!
            “仁厚黑暗的地母啊,愿在你的懷里永安她的魂靈”借用先賢的一句話,作為我對舅父的思念!
            2018年8月10日晚匆草
           【作者簡介】馬建奇,陜西合陽王村人!愛好文學,學生時代曾在多種媒體發表短文!如今也想重新拿起筆,記錄身邊的點滴,為生活增添色彩!
    【和諧中國網·和諧書院】投稿
      郵箱:731590068@QQ.com
      微信:131 4145 7599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精品一级毛片A久久久久_亚洲av综合av一区_天天操夜夜操_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日日